首页 »

【舆论+】摆个射击摊打气球也被判刑,是否太严格?

2019/8/14 6:51:44

【舆论+】摆个射击摊打气球也被判刑,是否太严格?

 

10月12日,51岁的赵春华摆射击摊时被抓走,6支枪形物被鉴定为枪支。近日,她因非法持有枪支罪,被判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。赵春华的女儿王艳玲,就是用玩具枪打气球,用的是塑料弹。“根本不知道那也算枪,要知道的话碰也不会碰啊。”她称,母亲赵春华将提出上诉。

 

惊讶,是很多人的第一反应。

 

“这个事我不太懂,这个相关法律我也不太了解,求专业人解答我这个担心和焦虑。”@小人物king 半开玩笑地主动“认罪”,“因为我当年的确很爱去公园玩这个游戏,所以不知道我算不算非法使用枪支?量我那时候未成年,还有现在主动坦白,应该能被放过吧。还有谁有过非法使用枪支的情况,快赶紧坦白吧。”

 

法律学者、律师@徐昕 看不下去了:“从小到大,到处是气球射击,摆个摊,讨口饭,没见被抓。全面建设法治社会了,不但砸饭碗,还成了犯罪。若家属联系,我愿提供法律帮助。呼吁提高枪支认定标准。1.8焦耳标准根本没致伤力,若这都要禁,那筷子、手机等都得禁,更别说菜刀……”

 

不解,是舆论场的主流。

 

@新华网评论员许锋 觉得执法过于简单粗暴了:“既然被认定为枪支,持有遭判重刑,那枪支从何而来?执法量刑,应标本兼治,此为其一,其二,在街上摆摊,也为生活,老百姓也要找个活路,且未酿成伤害,故执法也应讲一些人情,批评、没收为主,兼告之社会,持有此类枪支的后果。粗暴、简单的执法,即使于法有据,也易伤害民心。法律事关民生,法律背后亦应有一颗鲜红的心给社会一些温暖。法律既是危严的,也是理性的,在冷色调与暖色调之中,寻找光亮。”

 

@连鹏 也觉得难以接受:“天津老太摆射击摊被判非法持有枪支罪。小时候没少玩,也没见过谁被判刑啊。法律外行,稍微查了下法规和鉴定标准,感觉弹性相当大啊,不是能不能、而是想不想判你的事。记得前不久西宁马某持仿真枪发朋友圈,仅被批评教育了。射击摊,辛苦营生,‘从轻’还判三年半,无论法律还是情感上,难以让人接受。”

 

甚至连业内人士@检察官即问即答 也不认同判决结果:“从法律讲,判决并无明显不当。关键在于,对‘枪支’的法律判定是否失之于严。老太太摆射击摊,应是谋生之举,主观恶性小,也没造成直接的社会危害后果,应从轻从宽处罚。”

 

标准,更是各界讨论的焦点。

 

不少人都觉得,鉴定枪支的标准太过严格。前文@徐昕 提到的1.8焦耳标准,来自于2010年12月7日发布的《公安机关涉案枪支弹药性能鉴定工作规定》,其规定不能发射制式弹药的非制式枪支,当所发射弹丸的枪口比动能大于等于1.8焦耳/平方厘米时,一律认定为枪支。

 

1.8焦耳/平方厘米是什么概念?@蔺会杰 进一步详细解释起来:“这事儿的关键在于,认定‘枪支’的标准,《枪支管理法》中规定,将‘足以致人伤亡或者丧失知觉’作为枪支的本质特征。但《公安机关涉案枪支弹药性能鉴定工作规定》却规定不能发射制式弹药的非制式枪支,当所发射弹丸的枪口比动能大于等于1.8焦耳/平方厘米时,一律认定为枪支。不过,小时候常玩儿的弹弓,动能一般是10-20焦耳/平方厘米。很显然,1.8焦耳这个标准制定的过于严格,并不足以致人伤亡或者丧失知觉。从法理上讲,下位法与上位法相冲突,应该修改部门法规。”

 

值得注意的是,早在2016年8月10日,《检察日报》就刊发评论称,对于大多数普通人来说,1.8焦耳/平方厘米是个模糊的数字,也没有任何权威部门对这个标准的致伤力进行过描述。评论还称,1.8焦耳/平方厘米的标准与0几乎没有分别,几乎是沾边就犯罪。

 

当然,维护法律权威的,也有不少。

 

@匿名者imkecn 就觉得法院没错:“法律面前人人平等。不存在年龄之差。不存在任何歧视。违反法律法规就得接受法律的制裁。任何人一样。51岁的大妈所持有的‘枪支’大家可以上网搜索有无有存在杀伤性。就可以得知法院的判决有无过重。国家法律是跟随安居乐业而定,其存在的目的是为了国家稳定,免于混乱,百姓安康,民族团结。”

 

@耀耀纸纸 提到了“防患于未然”:“说的不是很清楚么,一共九把枪,六把枪是鉴定为枪支,又不是公安机关自己认定的。现在是摆摊用途,万一不小心打到人呢?当然该被没收,没毛病。现在很多玩具枪都是很危险的,看清楚题目再来答题好么,别动不动瞎喷。还有,刑法里面枪支犯罪是重刑,三年多已经是判的轻的了。动不动就讲人情,瞎减刑,社会早就乱了套了,有几个杀人犯是平白无故的,不都是社会原因家庭原因?”

 

虽然认为严格执法是好事,但@蔺会杰 还是提到了“灵活”:“鉴于‘非法持枪’的危害性极大,执法者严格执行法律法规,有利于整个社会的长治久安,只是在法庭判罚时,法官可以根据具体情况灵活利用自由裁量权,完全可以认定不具备主观恶性,加之也没有因‘持枪’产生什么不良后果,根据《刑法》第13条中,‘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,不认为是犯罪’的规定,为其摘掉‘非法持有枪支’的帽子,希望二审法官能够镜鉴。”

 

无论如何,这一案件倒让人联想起前不久闹得沸沸扬扬的“少年网购仿真枪被判无期案”。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已经宣布,原判决量刑明显不当,决定再审这个案件。不出意料的话,51岁的赵春华,应该还有机会。

 

“赵春华的遭遇,并非孤案个例。翻看报道,近年来,因为‘1.8焦耳/平方厘米’的认定标准,已有不少因持有‘玩具枪’被判重罪的案例。严格控制枪支,固然是一种安全手段,却也不能‘无限探底’,人为制造‘高压线’,致使刑罚泛化。”《新京报》禁不住呼吁,“有关部门应就此调研论证,以更科学合理的立法回应公众质疑,彰显法律的人本关怀。”

 

所以,无论赵春华的结局如何,有些事情应该足以引起重视了。

 

题图来源:东方IC 图片编辑:项建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