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【读书】满树桃花一棵根

2019/10/10 3:00:27

【读书】满树桃花一棵根

 

不识字的母亲教我识字

 

一九九年,她来到台湾佛光山,有记者问她:“您觉得台湾好,还是大陆好?”对于这样的问题,我当时在旁边为她暗暗地捏了一把汗。没想到,母亲神色自若地回答:“台湾经济繁荣,民生富裕,但是我年纪大了,比较习惯在大陆居住。”她自然而得体的应对,折服了在场所有的人。

 

母亲虽然没有读过书,但是因为事事留心,再加上从香火神的戏码里得知许多中国民间忠孝节义、因果报应的故事,也学会不少成语诗句,所以不但出口成章,而且还常常纠正我念错的字。直至今日,我经常告诉徒众:“我是从不识字的母亲那里,认识许多国字的。”曾经有位徒众问她:“奶奶,出家有什么好处呢?”母亲信手拈来,自然地顺口诵出:

 

一修不受公婆气,二修不受丈夫缠,

三修没有厨房苦,四修没有家事忙,

五修怀中不抱子,六修没有闺房冷,

七修不愁柴米贵,八修不受妯娌嫌,

九修成为丈夫相,十修善果功行圆。

 

说完,爆出一阵热烈的掌声。连我也想象不出,为何母亲能出口即刻成章。

 

来山的信徒问她修持法门,她说:“我一个老太婆有什么修持?我只知道本住一心,从善心出发,地狱、天堂随心转,当下发心,即是天堂。清净佛道、荣华富贵全在我们一念之间。”

 

母亲虽不识字,她饱含禅机的言语,为她赢得广大的人缘,她自己也很得意,不只大家听她说话,连平时要说话给人听的儿子,也是欢喜听她谈今说古。

 

慈悲的老奶奶

 

母亲是一个天生“老婆心切”的人,我到各地弘法时,母亲还帮我教育弟子。有一次,她向就读西来大学的法师们说:“你们在僧团里人多,可以有意见,但要懂得融和哦,因为你们师父事业大、佛法大、发心大,你们也要跟着他,把心发得大起来。”

 

有一年,胜鬘书院的同学正好到西来寺游学参访,母亲见到她们,又换另一种语气:“小姐在家也可以修行,以前我常鼓励一个做法官的朋友,告诉他,公门里好修行。后来他把死刑犯改判为无期徒刑,无期徒刑改为有期徒刑,十年的改判五年。这些受刑人得到恩惠,都改过向善,真是功德无量。带发修行,更方便在各行各业中积德。”

 

有一次,我赞美她说:“您老人家好慈悲啊!”她回答,“如果我不慈悲,你会投胎到我这里来吗?”

 

我回想起来,在扬州老家时,七十多岁的老母亲每天都到运河挑水回家,将水煮开以后,亲自倒在碗里(当时没有茶杯),一一放在凳子上,供附近小学的师生们饮用,后来大家一致称呼她“老奶奶”以示尊敬。没想到“老奶奶”三个字,也可以跨越海峡两岸,甚至响遍世界。

 

记得有一年,我在香港红磡体育馆主持佛学讲座,母亲特地从上海远渡关山到九龙看我。在前往会场前,她告诉我:“我知道你今天要去演讲,怕你分心,我就不去了,在家里等你回来。我们是‘多年枯木又逢春’,你要用心把大家带到极乐世界去。”

 

每次我到美国弘法,尽管十分忙碌,每天仍抽空到母亲那里晨昏定省,略尽孝思。每次见到她对我那种殷切盼望的神情,总是心中不忍,所以虽然身边有许多事情还未处理,我也都坐上一两个小时,和她闲话家常,有时甚至谈到深夜时分。

 

后来儿孙辈知道了,就常提醒她:“二太爷该去睡觉了。”“二太爷还没吃饭。”“二太爷等会儿要开会。”“有客人在等二太爷。”母亲十分体贴人意,每次一听到这些话,她再如何不舍,也会开口催促我赶快回去。母亲的慈悲、体贴,为人设想,让我至今仍感到不忍。

 

母亲有她自己的人生观:“人要存好心,给人欺负不要紧。你看,我经过北伐,经过抗战,经过‘文革’,多少的磨难,多少的艰辛,我还不是照样活到九十几岁?”

 

母亲来到台湾佛光山那一年,万国道德会正在编写《贤母传》,想采访母亲。我征询她老人家的意见,问她要不要让人家写?母亲连忙摇头说:“不要,人愈小愈好。”然后不胜怜惜地对我说:“你这样‘大’,不苦吗?”真是天下父母心。

 

这一切,言犹在耳,而母亲已经离开了。

 

满树桃花犹向春

 

记忆带着我重回到一九九四年四月,那是我在两岸开放探亲后第三次赴大陆。从扬州来的兄弟,从广西来的姐姐,从上海来的表亲多人,都来到南京的雨花精舍,挤在母亲的床前。母亲看到三四十位子孙济济一堂,围绕在身边,沉思了一下,若有所感地说出一句:“满树桃花一棵根。”

 

这句话表面的喻义是说:儿女们虽然散居各处,但都来自同一个家庭。再深一层的意思,是希望子孙们做人处事都能够懂得饮水思源的道理,注重根本,因为唯有根本稳固了,才能枝叶繁茂,花开果成。

 

虽然母亲已经过世十多年了,但每次想到那一年,母亲对大家说的那句“满树桃花一棵根”,我的内心仍充满无限的追思与启示。树有根,人有本,身为人子的我们,要努力为世人增添温和的春天,也要让生命开出如桃花般灿烂的光辉。

 

记得小时候,常看到母亲一大早起来,第一件事就是烧一大壶茶,而且每一餐一定会多烧两人份的饭菜,以备不时之客来到。

 

两岸开放探亲后第三次赴大陆时,母亲看到三四十位子孙济济一堂,围绕在身边,沉思了一下,若有所感地说出一句:“满树桃花一棵根。”

 

到年老,母亲还是很注重待客之道,尽管一大堆儿孙围在她的身边,只要有客人来到,不管对方的辈分是尊是卑,她都会嘘寒问暖,亲自招呼你坐这、坐那,生怕忽略了任何一个人。

 

在物质不是那么宽裕的时代,母亲每餐多留饭菜的待客情意,深深影响我的为人处世,也让我领悟出:给的人生哲学,给得起的人,才是真正的富有。

 

近年,承蒙徒众大家的好意,为我的母亲在宜兰佛光大学设立“老奶奶纪念图书馆”,让大家继续把人间的情意,把人我相互的感恩美德传承下去。母亲是每个人生命的源头,也是每个人初涉人世所依存的根基,天下的母亲慈悲处世、持家有道的行谊,都让我们心生惭愧。

 

我的母亲经历过战争、贫穷及世局动荡不安时,她处乱世淡定气闲,临危从容不乱,她不只是我的母亲,还是大家心目中幽默、机智、慈悲、智慧的老奶奶。

 

 (注:《百年佛缘》由生活·读书·新知三联书店出版。本栏目版权归上海观察所有。不得复制、转载。栏目编辑:许莺编辑邮箱 shguancha@sina.com)